微信关注
微博关注

补习天王贴题准 考评局保密成疑

曾经是补习界龙头大哥的现代教育,近年经营困难,接连传出拖粮、欠租及分校停业等负面消息,日前更被富士施乐(香港)公司向高等法院呈请清盘。

  图:萧源任职现代教育中文科补习导师期间,串谋公职人员取得DSE试题罪成,法官更直斥其行为严重打击考评局及文凭试制度的公正性\网上图片

  【大公中原网讯】曾经是补习界龙头大哥的现代教育,近年经营困难,接连传出拖粮、欠租及分校停业等负面消息,日前更被富士施乐(香港)公司向高等法院呈请清盘。“补习天王”萧源在现代教育担任中文科补习导师时,透过手机取得中学文凭试(DSE)保密试题,日前被判罪成入狱14个月。有现代教育前员工向《大公报》报料指,“补习天王贴中题就会发达,所以他们容易铤而走险”。考评局的防试题外洩制度千疮百孔,儘管萧源案已有裁决,相信仍难止息歪风。\大公报记者 郭恩卓

  现代教育前资深员工阿池(化名)称,“萧源经常贴中题,人人都不信萧源咁劲,怀疑考评局试题外洩,但无证据,结果考评局查查下无查。但估不到萧源食髓知味,结果才出事!”至於另一名现代教育英文补习名师刘冠华(Kris Lau),亦涉於2017年向担任DSE评卷助理的前学生支付1000元报酬,以获得英文科试卷资料,二人同被控一项串谋代理人接受利益罪,最终“侥倖”脱罪。

  声称“纯粹巧合” 信乎?

  大公报记者查看多间补习社的社交平台,早前刚考完DSE,有些“补习天王”即出帖文“晒命”,重点勾出自己贴中哪些题目,以证明自己是“灯神”;有鉴於萧源案,一众“补习天王”行事均见小心翼翼。脱罪的Kris Lau最近也有出帖文指,2020年DSE他贴中“戏曲中心”和“大馆”题目,不过他在社交平台上煞有介事地强调“无内幕,纯粹巧合”。

  Kris Lau还引述当时有同学质疑他教“戏曲中心”的文章时节奏很慢,他写道:“同学仔,好多嘢你仲细,唔会明白㗎啦。”Kris Lau脱罪不久,谈起贴中试题的情绪却异常兴奋,而且解释为何会多花时间在某些题目上,好像有弦外之音。阿池说:“出帖文‘晒命’都是恒常做法,无证据证明试题外洩,可谓‘吹佢唔胀’。”

  阿池续称,补习导师贴中试题会吸引很多学生追捧。补习社以学生人数来分账,普通导师每月也有五至六位数收入,天王天后级名师年薪更达千万元。再加上,补习文化有裙带效应,一个学生来补一科,随时会多补其他科,甚至介绍同学、朋友、弟妹来补习,所以只要导师贴中题,“随时会发大达!”

  坊间一直有传补习社导师非法取得公开试题,一直为人诟病。有知情人士对大公报记者直言,“这个问题一直存在,导师会用尽身边人的关係网,例如前学生、日校老师等,经常交换情报,当届题目和评分準则通通不放过。不过,这方面导师会收得好埋,就连补习社老闆都呃埋”。“通常都是补习界的竞争对手投诉和揭发的,考评局都是接到投诉才跟进,很多时候无证据就不了了之。例如对手导师会请很多前学生做助手和网络打手,每日盯实同科导师的社交平台,又查看对手派给学生的笔记有没有违规等。”花大量工夫,目的都是要打击对手。

  叶刘:案件揭明显漏洞

  另外,有人质疑在萧源案中,为什麼主考员可带电话入试场,并在开考前以WhatsApp把逾十条试题传给萧源?萧源太太蔡盈盈又为什麼可轻易在监考期间前往洗手间,以WhatsApp将试题传给萧源?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主席叶刘淑仪批评,萧源案显示试题保密存在明显漏洞,考评局有必要作深刻检讨。教联会副主席邓飞表示,考评局一直强调保密原则,“甚至保密到比联邦储备局来得更加神秘,外界难以得知其内部情况”。但讽刺的是,考评局过去不止一次捲入试题外洩风波,反映其“保密”工夫存在漏洞。

扫一扫,关注大公中原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