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微博关注

方清刚讲解汉画《日月同辉图》

拓片中间是一个圆,圆里面有一个鸟。如果没接触过汉画的话,他能看到的都是一些具象的东西,而一些抽象的、文化符号化的东西,他就看不到。这个圆实际上是一个“阳乌”,“阳”是太阳的“阳”,“乌”,我们一般写成乌鸦的“乌”。

  汉画像石:

  【大公中原网讯】大家看一下石头的表面,有点看不清,但是打出拓片它就很清晰。

  汉画:

  拓片中间是一个圆,圆里面有一个鸟。如果没接触过汉画的话,他能看到的都是一些具象的东西,而一些抽象的、文化符号化的东西,他就看不到。

  这个圆实际上是一个“阳乌”,“阳”是太阳的“阳”,“乌”,我们一般写成乌鸦的“乌”。很多人胶柱鼓瑟,望文生义,那他得出的结果就是缘木求鱼,不能够准确、正确地去理解。

  我们今天把乌鸦的乌和鸟字区分得很清楚。但在上古语言里,它们应该是没有区别的。比方说一只鸟,它闭着眼睛和睁着眼睛,它有区别吗?它没有区别,它还是这只鸟。其实很多文字就是这样的,我们在看甲骨文的时候,有的字添上一只手和两个手,是一样的,包括河流,有的时候这画了一条河流,有的时候他画了两条河流,多一笔少一笔,甚至多三比少三笔,都不影响,它都是一个意思。

  我们今天的文字,它是一个不断被规范化的过程。所谓规范化,一定是借助于权力和意志,把它规范化了。所有的规范化,是说我的正确,你的不正确,或者说这样写正确,那样写就不正确,这叫规范。实际上在规范之前,大家是一样的,大家可能都是平头老百姓,但突然间有一个人说了,我这样写是正确的,你那样写是错误的,所以大家没办法,不听他的不行。秦始皇统一文字,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用今天的文字,或者说今天的一种文字符号,去理解上古文化的时候,至少得有一个意识:我们现在学到的很多知识是被过滤化了,在一千年两千年间不断的被过滤,不断的被规范,我们可能失去了它的丰富性。在失去丰富性的同时,可能会把很多本真的东西失去了,留下的就是很纯粹的东西。这些很纯粹的东西,有的是精华,而有的时候,我们留下的恰恰是糟粕。比方说文字,我们现在固定下来的很多文字,都当作正确的字在使用,但是实际上可能在更古老的时候,我们现在对它所了解的这些意义,包括它的写法,可能在当时是错误的。但是我们今天却把它当成正确的东西,甚至唯一正确的东西,传承下去了。

  这实际上就是啥?一个阳乌,一个太阳,一个三足乌。我们看《康熙字典》,看古代的这些字书的时候,会注意到古人关于三足乌有一个特别的解释。汉画里面已经经常见到有三条腿的乌了,有三条腿就叫三足乌,就不用讲了。古代的时候还有一个解释,三足乌是什么?为什么叫三足乌?是说这只鸟落到地上,两条腿,但是它要喝水的时候,它用它的尾巴在地上拄着,这样看上去就像三个足了,三足乌就是这样的。这也叫踆乌。

  汉画:

  传拓这个技艺的特点是啥?忠诚。它是很忠实地呈现出来。有残缺的,你不能把它拓完美,我们在做传拓的时候一定要敬畏、尊重传统。它本身是什么样的,我们拓出来就得是什么样的,我们不能够给它做过多的修饰,更不能去修改它。

  比方说我们的三足乌,根据我们自己的经验,不知道有三足乌的概念,我给它打拓片打成两条腿了,这就是一种扭曲,是破坏。明明古人用这三条腿,寄予了非常丰富的含义,因为我不懂,我就给他修改了,这叫篡改,那么你拓出来的东西就没有任何参考价值,甚至还有误导的作用。

  拓片就是我不懂不要紧,我不懂,但是我能给他清晰准确的拓出来,我可以请专家看,甚至是我们这一代的专家都没有能够读懂它的,但是我们可以把拓片交给下一代,现在解决不了,我们可以交给未来去解决它。拓片就是这样,前提是我们要忠实、准确、清晰地去呈现它,把它留存下来。

  我们来看这个,它是一个太阳,我们可以确定了,但是兔子它并没有圆。

  汉画:

  但是我们一样可以把它理解成月亮。实际上汉画里边用了借代这样一个修辞,它用一个兔子来代表月亮。你得完成一个逻辑的推理过程,从兔子到天上的兔子,从天上的兔子联系到玉兔,从玉兔到月宫,从月宫到月亮。阳乌和玉兔搁到一起,就是大家会感觉到很吉祥的一个意象了,这是一幅“日月同辉图”。

  汉画:

  这叫流云,也叫祥云。我们现在会看到很多的标志性的云朵的绘画,那种造型实际上是唐宋以后的。我们会发现汉代的时候,关于云朵云彩的这种造型更加的漂亮,更加的浪漫,飘逸,洒脱得很,尤其是南阳汉画。流云的这种造型,在南阳汉画里面有一个特别的术语叫“草龙”,说云彩也是一种龙,是一种“草龙”。那么“草龙”词汇在其他省份是没有的,山东、徐州好像都没有。

  汉画:

  然后我们看这些星辰,我不敢说我说的是正确的,但是我根据我看的其他的汉画,把我的理解给大家汇报一下。

  汉画:

  把这个汉画和南阳汉画馆藏的“牛郎织女图”做个比较的话,会意识到这个是牛郎星,它指的是牛郎担着他的一双儿女在追织女。

  汉画:

  我把它确定为牛郎星之后,那么这个就是织女星了。当然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一定有人同意我的观点。

  中间的星表示织女,她在坐着织布。那么这几颗星把它从外围连线连起来,会感觉到会像一个纺轮外部的轮廓。这就是我把它理解成织女星的一个原因。如果说这样大家会觉得很机械、很刻板,没有什么说服力,那我这样理解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南阳汉画馆里边有一个牛郎织女的汉画像石,上面有星辰,然后这边有一个牛郎,是有三颗星,有一个男子拿一个鞭子,赶着牛,我们很容易联系到那是牛郎。

  汉画:

  然后这边有一个女子,在中间就是弓着腰或者跽坐着,然后一圈四颗星,这四颗星是连的,很清晰的,你感觉到这是一个纺轮,这是我把它理解成了织女星性的一个依据。也有人说五星是“帝星”,皇帝的“帝“,五星是天帝之星,跟帝车有关,跟天帝有关。这些我们都可以叫做研究性学习。

  本文作者方清刚:

  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中国辞赋家学会会员,中国音乐图像学会会员,河南省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文化学者,中国汉画学会会员,汉画像石、汉画像砖收藏家,非遗传承人。

  出版有《帝乡之花——中国南阳汉画一百二十品》《太平有象——汉画像六十品》等著作。论文《汉画二题》获第十六届全国民间收藏高层论坛二等奖,《拉奥孔与风伯出行》获第二届世界连觉艺术论坛优秀奖。

  传拓技艺师承中国国家博物馆傅万里、北京汲古阁王风兰、南阳汉画馆牛天伟等,擅长浅浮雕汉画像石、汉画像砖的传拓和平面金石传拓。

  传拓作品获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金紫荆奖章,第二、第三届两岸四地非遗博览会特等奖、一等奖。作品被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馆、北京鲁迅博物馆等机构收藏。

  主张综合运用文献学、历史学、考古学、古文字学以及美术、音乐、舞蹈、民俗、方音方言、民间传说等多学科手段解读汉画,尤其注重《山海经》和史前文明在汉画中的表现和呈现。

  独创汉拓课程,将汉画解读与金石传拓相结合,面向社会,尤其是对青少年开展金石国学体验培训和研学、游学活动,已将汉拓课程开进中小学课堂和社区。

扫一扫,关注大公中原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