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微博关注

医学进步,缘起战争?\皮肤科专科医生 侯钧翔

战争对健康是否有“贡献”?这个问题,也许有人会问:但凡战争总会带来社会动荡不安,国家内耗,生灵涂炭。战争对人类健康、医学发展,究竟有何“贡献”可言?

  图:人类与细菌的争战,由来已久

  战争对健康是否有“贡献”?这个问题,也许有人会问:但凡战争总会带来社会动荡不安,国家内耗,生灵涂炭。战争对人类健康、医学发展,究竟有何“贡献”可言?

  没有人会喜爱战争,战争带来的后果和破坏,令社会陷入黑暗严峻的境地。正义一方会奋身而起,捍卫和平,为保护生命而对抗邪恶势力,让人类的智慧和仁爱光芒,发光发亮。

  今天我们回看二次世界大战,便知对现世医学带来多大影响。二次大战主要是轴心国和盟军之战,不单在欧洲以德国为首开闢多条战线,在亚洲的日本也同样向多国侵略。轴心国用各种兇狠手段以及精良武器,一直在战事中佔尽上风。当时美国一直避免直接参战,只会暗中援助。直至在太平洋战事上受到日本的威胁,到最后日本偷袭珍珠港,企图一举摧毁美军的舰队,美国才明白战火已全球蔓延,再难独善其身。

  当时盟军其中一个迫切要解决的问题,便是前线士兵伤亡枕藉,伤兵复原慢,更甚是伤口受到感染引致併发症,他们来不及截肢,只能面对死亡。其实早在二战之前,英国细菌学家费林明已发现盘尼西林能抑制细菌生长,但藥物提取和生产需经过大量工序,故此当年无法大量生产应用於临床上,几乎放弃研究。到战争后期,士兵伤患问题日益严重,英美多国觉醒,遂集中资源研究抗生素。当时他们已知盘尼西林是由特殊霉菌提炼而成,惟生产一人分量便需花上一年时间,那如何在战场作医疗之用?

  最后,他们发现美国有一间当时名不经传的小藥厂,克服了其中一个生化加工的发酵工序,大大加速了生产的速度。为了全人类的存亡危机,有一晚,藥厂甚至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把所有生产线及资源全部调配用以生产盘尼西林,终能赶及在二战后期应用於战场上,全力配合盟军作战,拯救了无数士兵的生命。那间小藥厂就是今天的辉瑞藥厂。讽刺的是,这间是由德国一对表兄弟开设的藥厂。如果当日他们不是站在正义一边,人类的今天也许会大大不同。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一切都像电影剧情般,但其实人类当时在医学上的进步,“只欠东风”而已。显微镜的出现,以及随后发现了以格兰氏指标将细菌分类定为阳性及阴性,并沿用至今,令人类对细菌世界的了解迈进一大步;而在费林明发现盘尼西林之先,其实已经有不少法国学者早已发现有特殊的霉菌物质能控制细菌,只是未搞清楚该物质而已。人类的文明认知进程与成果,绝非某一人的功劳。至於战争,当中的不幸却可成为另一进步的契机。

  祸兮福之所倚,祸福互相转化。坏事如战争,也算是有一点好的“贡献”吧。

扫一扫,关注大公中原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
关键词阅读: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