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微博关注

孙永德:香文化的“根”在中国

近年来,焚香之风日盛,轰轰烈烈,大有复兴之势。在庞大的逐香队伍中,装点门面有之、附庸风雅者有之、借香斗富者有之、借机大发横财者有之,更多者则是跟风。事实上,中国人焚香有其深厚的文化内涵,绝非一种仪式、一种香料、一种制做技术所能穷尽。

  【大公中原网讯】近年来,焚香之风日盛,轰轰烈烈,大有复兴之势。在庞大的逐香队伍中,装点门面有之、附庸风雅者有之、借香斗富者有之、借机大发横财者有之,更多者则是跟风。事实上,中国人焚香有其深厚的文化内涵,绝非一种仪式、一种香料、一种制做技术所能穷尽。

  作为孙思邈的后人,年过半百的孙永德早在二十年前就在琢磨,如何用自然材料去除装修后的异味,同时,在2003年研发出祛除瘟疫的“天香”去净化环境,这样既有利于大众,又可传承中国文化。

  焚香两大误区

  以价高低论贵贱。孙永德说,大多人对香的认识只停留在沉香、檀香等香料上,只谈价格、产地、香味,还有人借燃香装点门面,却将香具张冠李戴,闹出不少笑话,甚至影视剧里常犯低级错误。

  孙永德参加过很多香文化博览会、高峰论坛、文化节目,在这些活动中,对于香料仅仅局限于沉香、檀香,内容上无非就是比较越南的贵还是海南的稀,台湾的甜还是马来西亚的润。不错,沉香、檀香的确堪称香中精品,但它们只属于树脂香一类,远不能涵盖中国繁多的香料种类。“沉一克香被炒到两千多,几乎是黄金的十倍,这不是焚香,是在烧钱,是暴殄天物。”提及沉香,孙永德就来气:“好听一点这叫不懂香文化,难听一点这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玷污。”

  香无高低贵贱之分,更无庸俗高雅之论,即便是商品也绝非檀香、沉香两种。

  迷古拟外,徒具形式。当下很多所谓的香席,也仅仅是把日本流行的一些仪式感的品香活动进行肤浅的表演。其实,中国古人从来没有将燃香当成一件需要正襟危坐的事儿,陆游“剩喜今朝寂无事,焚香闲看玉溪诗”,苏轼“焚香引幽步,酌茗开净筵”,他们都没有将袅袅香烟抽离于现实生活,架空成一套修行仪式。

  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中国人对用香已经十分讲究了,客厅摆厅堂炉,卧室放熏衣炉,书案设文炉,琴案置琴炉,茶桌有茶炉。而敬神祭祖的供炉又分红色和蓝色的炉,红色炉供奉仙家、佛祖,蓝色炉祭亡者。案台上摆放香炉本意追求雅致,错了就会贻笑大方。

  国人对香文化认知误区,还常出现香具混搭、香礼混用等常识性错误,实际上只追求燃香的表面形式,而忽略了香道养心的本质。

  香的本源是实用

  孙永德说,中国人焚香的实质一是精神寄托,用以养心,二是实用,给大众带来一个健康安静生活环境。

  古代推崇的是有烟有味、开放式、常态化的香文化,文人雅士在焚香中凝神静气,关照内心,以此寻求内心的平和与精神的富足。中国香文化最多是拿来礼教的,原始的敬天与祭祖,周秦以来的香文化用于礼政、礼乐,特别是祭拜“天地君亲师”的五礼,是香文化礼教的集大成者。汉唐之后,还有“朝礼行香”。皇帝上朝理政,先命侍者焚香起烟,然后处理朝政,起缘由是“烟”可通达天地人三界的,皇家金口玉言想通过“烟”沟通天地人三界。

  儒、释、道贯穿古今,香与三教形影不离,香、花、灯是礼佛必不可少的“三大件”;道教供奉神灵时,要求有香、花、灯、水、果五种供奉;儒家有浩然正气修习之法,即沐浴、更衣,焚香、静坐。古时科举考试前要举行焚香仪式,欧阳修就曾在一首诗中写出“焚香礼进士,彻幕待经生”的诗句。

  茶席有茶香,琴案有琴香,书案有文香;佛家有佛香,道家有道香,儒家有香,不同的修炼法门又有不同的香,当然用途不同。

  孙永德说:“以前乡下人把艾草晾干,将艾蒿点燃来熏房子、驱蚊虫。这是香的最基本功能,就是用来净化环境,给大众一个健康安乐的生活空间。”

  博大精深“中国香”

  中国的香文化肇始于神农尝百草,中国香有不同的种类,不同的场合,香具也不相同。

  国内知名学者黄海涛将香料的分为五类,一是树脂类香,如沉香、檀香等。其味道以香甜为主。出香特点是热火熏烧。二是膏脂类香,如龙涎香、麝香等。其味道以香腻为主。出香特点是既可自然薰放香气,又可用火熏烧。三是花草类香,如蕙兰、蒿草等。其味道有香甜和辛辣。出香特点是既可自然薰放香气又可用火熏烧。四是瓜果类香,如佛手瓜、柏树子等。其味道有香甜和辛辣。其出香特点与花草类香相同。五是合类香,如香粉、香露等。其味道有香甜和辛辣。《红楼梦》中记载的香有数十种之多:藏香、麝香、梅花香、安魂香、百合香、迷迭香、檀香、沉香、木香、冰片、薄荷、白芷等。由此可见,香的品类丰富,功能多样,若只取沉香、檀香而置天下诸香不顾,就显得狭隘了。

  不同的熏香意图和香料,使用不同的香具。比如香薰炉,殿堂用殿堂炉,祭奠天地鬼神用供炉,卧室用熏衣、熏被炉,书房用文炉,琴案用琴炉,修炼有行炉、压经炉,各不相同。这些不同用途的炉具,其材质、式样、大小、色彩、纹饰等,又有着诸多的不同,有的甚至是截然的不同。

  只有在特定的场合古人才焚香,而每种场合的文化内涵却不相同。古人焚香,大致有四种,其一是礼教用香,即原始的敬天与祭祖,周秦以来香文化用于礼政、礼乐等。汉唐以来,还有“朝礼行香”。皇帝上朝理政,先命侍者焚香起烟,然后处理朝政。其二是礼佛用香,即香文化用于礼佛、礼道、礼儒。香、花、灯是礼佛必不可少的“三大件”,称为花香供奉、香火因缘。道教供奉神灵时,要求有香、花、灯、火、果五种供奉。传说中儒家有浩然正气修习之法,即沐浴、更衣,焚香、静坐。著名的孔子六艺,是中国古代儒家要求学生掌握的六种基本才能:礼、乐、射、御、书、数。其中第一条就是礼,包含了大量以香行礼的要求。甚至古代儒家的科举考试,都要举行焚香仪式。欧阳修曾在一首诗中写道:“焚香礼进士,彻幕待经生。”其三是社交用香,用于茶席、琴案、文房等。茶席有茶香,琴案有琴香,书案有文香,不同的修炼法门又有不同的香。可以说在唐代已经是专香专用了。其四是居用香,用于驱蚊虫、避瘟疫、熏衣被等。先秦以来,历代先民用熏香改善居室和衣被的气味,由贵族逐渐普及到民间。

  孙永德研究中国文化,更注重传承与实用。古人在四种场合用香,对于今天的大众来说,了解中国香文比的来龙去脉,已经很有意义了,但对于孙永德来说,却想把香文发扬广大。清气上升、浊气下降,这是自然规律。孙永德正是利用这一规律提出,“让焚烧后有香与空气中的有害物质结合,形成比空比重大有大分子团,从而落到地面上。”从而达到净化环境的目的。孙永德历时近二十年,用三十八种中草药研制出一款可以净化窒内空气的这款香,曾拿到广州一家棋牌室实验,获得巨大成功,专业检测机构的检测报告显示,孙永德的研究确实具有净化环境的功效。

  焚香是东方人的一种传统,将其作为一种文化是近年来才提出。日本所谓的香道实际是中国传统文化有一种传承与发扬。早在上古时神农氏时,中国人已经开始用香,几千年来,从未间断,遗憾的是不但没有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来记载,也没有专人去研究。然而,古文献与史书中只言片语的记载却形成中国博大精深的香文化。它是中华民族宝贵的非遗财富。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者、传承者,孙永德赋予了中国香新的内涵,他能否将中国香文化发扬广大我们不得而知,但作者实践者,孙永德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要让世人都知道,不仅香文化的“根”在中国,香文化的“魂”,依然在中国!(王永记)

扫一扫,关注大公中原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