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微博关注

刘刚作品:天性之折射 率意之写真

刘刚的书画作品有一种生韵的内涵。任何一件艺术品,倘若死水一潭,苍白无韵,失去了生命力,也就称不上艺术作品了。

  初读刘刚的书画作品,我的第一感觉是他的书画作品是灵动的。

  刘刚的书画作品有一种生韵的内涵。任何一件艺术品,倘若死水一潭,苍白无韵,失去了生命力,也就称不上艺术作品了。

  “艺术生命力在于它的创造性,艺术贵在创造,艺术作品也贵在创造。”刘刚的作品不仅有强的生命力而且还有强的艺术感染力,书画艺术讲求的就是生命力与感染力并存。刘刚的书画作品至所以能达到这个艺术水准,这与他的家学和自身学养是分不开的。

  其家学渊源,父亲读过私塾又执笔书画,从小刘刚就在父母影响下,凡人物、山水、花鸟、书法,诵诗且描画。特别是受其兄刘灿章书画精神的影响颇深(刘灿章是当代著名书画家,中国美协,书协两栖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河南美术出版社编审),再加上他自身学养及孜孜以求的治学理念,这无疑是他走上书画艺术之路的原动力了。

  品赏刘刚的书画,不要只用眼睛去观赏,要用脑用心去品其意境,用耳去听他的艺术作品的语言。因为无论是他的山水画、花鸟画还是书法都是有想法的,并且有其艺术语言。

  特别是他的山水画,刘刚的山水画,从图式而论,他在传统的构图模式的基础上大胆纳新,不囿常规,简繁结合、虚实生变,变化中求宁静,率意写真。把大自然中的景用心过滤,再造、生化意境,把其心中的美好物象呈现给广众,共享艺术之美。就其山水画的气韵而论,更是超凡脱俗,本真内外。

  何谓气韵,“气”则通畅、贯通,“韵”则回味无穷,余音绕梁。世间之万事万物不可脱离“气”,无气则亡,无韵则灰、则暗、则萎。

  古人云“笔健而墨润”,刘刚作画是以线立骨提气,势壮雄强;以墨获韵,凝重恬静。巧用线条,裹锋运笔,用墨层层渲染,虚实远近,石焦树枯,计白当黑。勾勒皴擦点染,有节有度。笔在手驾熟就轻,墨于心成竹在胸,这就是刘刚山水画的风格。

  其花鸟画也是写心写境一任自然,他的写意花鸟作品呈现出表现手法与艺术境界,他用传统的笔墨诠释着现代图式与现代构成,这是对传统经典感悟之后的释意,这种释意不仅洋溢着古典的情怀、文雅的情思,而更多的是述说着当下的意义。

  总而言之他所画的花鸟简约而灵动,寥寥几笔,趣味无穷,他呈现给观众的是他心中的花心中的鸟与禽。花和鸟都带着他的天性,朴素、天真、可爱。

  刘刚的书法亦如山水、花鸟遵古法、循正源,书画双修一路走来,其书法潇洒自然,结体俏美,章法错落,跌宕中总是一派淡雅。可以这样讲刘刚是书画互触且双通的艺术家。

  品读刘刚书与画是一种享受。(李国祯)

扫一扫,关注香港中原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
关键词阅读: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