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微博关注

钟氏民调认收“美金”办事 煽风点火放“独”

《大公报》深入调查“钟氏民调”背后的网络,发现钟庭耀任世界民意研究学会亚洲分会主席,该会的秘书司库俞振华,是“台独”政党民进党掌控官方基金“台湾民主基金会”的董事。

  8月23日《大公报》揭露美国国际民主研究所(NDI)操控钟庭耀民调后,相关机构及钟庭耀龟缩多日,港大民意研究经理李伟健日前向《大公报》承认,的确曾收NDI钱做民调及按金主意思煞停公布民调结果。

  其实,钟庭耀早于2004年已收NDI钱做“跨政党香港政治发展调查”。《大公报》深入调查“钟氏民调”背后的网络,发现钟庭耀任世界民意研究学会亚洲分会主席,该会的秘书司库俞振华,是“台独”政党民进党掌控官方基金“台湾民主基金会”的董事。世界民意研究学会前主席Kathleen A.Frankovic,是推动“民主变天”索罗斯“开放社会基金会”顾问,港大民意曾获NDI赞助搞的2005年研讨会,Kathleen来港做演讲嘉宾,钟庭耀把持港大民调,原来与颠覆别国政权的国际网络关系如此深厚,他们从建构民调平台到垄断话语权,政治战果累累,信其民调的港人真被吓一跳。

  钟庭耀背后满布美国网络

  图:世界民意研究学会前主席Kathleen A.Frankovic是推动颜色革命的索罗斯“开放社会基金会”顾问

  《大公报》日前详列港大民意研究经理李伟健与郑宇硕及NDI香港经理薛德敖,在2014年9月至10月7封电邮往来,清楚揭示民主动力与NDI合作,收受美方7万7千港元参与搞2016立法会选举活动,包括委讬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做的民调。多封李伟健与郑宇硕、薛德敖及真普联的往来电邮,揭示港大民意按美旨修改问卷,制造与2016立法会选举有关的“假民调”,并任意不公布民调结果。

  这项不在港大民意网站存纪录的2014年“钟氏民调”,《大公报》追问多日,港大民意以电邮回覆称合作机构可与港大民意共同设计问卷及决定公结果的时间及方式,称港大民意有最终决定权及不迁就任何机构的政治立场,又称港大民研现计划整理数据库,把冻结期过后的调查结果一并公布。

  回覆电邮含糊其词,上周五《大公报》成功电话联络上李伟健,几番追问港大民意2014年10月“消失”的“假民调”的合作机构及与谁签服务合约,李伟健回答“呢个项目系同NDI合作”,签署合约亦是港大民意与NDI签。至于李伟健于问卷设计过程及民调结果为何同时电邮予郑宇硕及真普联,李伟健回答是按NDI要求。但对于NDI操控民调,加插问卷问题及修改用字以及煞停公布,李指电邮已回覆。

  翻查钟庭耀的履历,他早于2010年出任美国为总部的世界民意研究学会World Association for Public Opinion Research(WAPOR)的联络委员会主席,及2012年亚洲舆论研究网络Asian Network for Public Research(ANPOR)的秘书司库。这两个国际民研组织的前主席Kathleen A.Frankovic,是金融大鳄索罗斯创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顾问。开放基金会以民主为名,在多国搞变天,去年三月《大公报》报道DC Leaks披露“开放”内部文件,亚洲及香港区负责人Thomas Kellogg于会议上提出要研究制定计划,推动影响中国的外交政策,推动中国改变颜色。

  “开放社会基金会”在港同样很“努力做事”,活跃于戴耀廷的港大法律学院及其下的港大比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CCPL,以及任“开放社会基金会”全球会董陈婉莹创立的港大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但原来,开放顾问Kathleen A.Frankovic亦有染指港大民意研究计划,甚至公开出席港大民意研究计划主办的民研讲座做演讲嘉宾。

  频搞研讨会制造所谓学术形象

  2005年12月8日至10日由港大民意研究计划主办的所谓“民意计划研讨会”,Kathleen A.Frankovic以WAPOR前主席身份,受钟庭耀邀请出席其中一日的研讨活动做评论。为期三日的研讨讲座在港大王赓武讲堂举办,根据研讨会的流程表,赞助商正正是美国国际民主研究所(NDI)的国际事务部。做主人家的钟庭耀于三日的研讨活动中做了两日研讨会的主席及评论,压轴最后一日,他与Kathleen A.Frankovic分别主持及评论两个所谓的研讨活动。

  钟庭耀任联络委员会主席的WAPOR,不时获Kathleen A.Frankovic任顾问的“开放”揼水搞民调。2012年WAPOR在香港举办的周年大会,身为东道主的钟庭耀与一众香港学者“满场飞”,Kathleen A.Frankovic虽不是做嘉宾,亦不惜千里迢迢由美飞抵香港出席周年大会。在港大民意fb的2012年WAPOR周年大会的相片,后来成为“占中”前线首领的周永康现身大会的午宴。

  专家指出,这类研讨会和周年骚一是建立钟氏所谓学术形象,二是让港人习惯性地接受其民调。

  “台独”教路 钟氏民调暗藏魔鬼

  图:今年五月,身为主席的钟庭耀牵头筹办世界民意研究学会亚洲分会的首届年会,亚洲分会的秘书司库俞振华也有出席

  钟庭耀1991年加入港大出任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任总监至今,26年的民调愈做愈偏颇,背后的政治动机愈见明显。“钟氏民调”最新搞作“藏独”“台独”的民意调查,制造出香港年轻族群有六成人支持“台独”的民调结果,在陈浩天FCC“港独”炒得“闹哄哄”之际,为“台独”添火。“钟氏民调”由1993年起每年都制造“台独”民调,与钟耀庭背后的“台独”政治网络有莫大关系。

  静静扩大亚洲区影响力

  近年在港大民意记者会鲜有露面的钟庭耀,学术界一度传说他退休,但原来“钟氏民调”静悄悄扩大亚洲区的影响力,积极协助钟庭耀的另一“贵人”是“台独”民研学者俞振华。

  今年五月,身为主席的钟庭耀牵头筹办世界民意研究学会亚洲分会的首届年会,会议在台北福华文教会馆举行。亚洲分会的秘书司库俞振华,是台湾政治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兼大学选举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根据台湾政治大学俞振华的履历表,俞是台湾官方基金会、“台独”政党民进党掌控的“台湾民主基金会”内政事务董事。

  钟、俞二人早于2011年已走到一起。2011年9月台大医院国际会议中心举办的“选举与民主发展:台湾与香港、澳门的经验”研讨会,多名港、台学者参与,当日俞振华负责研讨题目“狙击与混战:2011年香港区议会选举前初步分析”;钟庭耀则发表“选举调查与民主发展:香港的经验”。

  与“独”人合制“身份认同”数据

  钟庭耀晋身世界民意研究学会核心多年,2016年他拉拢了这位“独味”相投的同行俞振华筹组亚洲分会,于2016年正式被世界民意研究学会接纳入会。今年五月在台北举行亚洲分会的首届年会上,主席钟庭耀洋洋得意致辞时鼓吹台湾学者要把握时机,积极参与民研云云。

  “独味相投”的钟庭耀、俞振华于港、台两地制造“香港人”“台湾人”等无稽的“身份认同”民调数据,曲线助“独”。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的俞振华,其任职的台湾政治大学,早于1991年起每年做“台湾民众的自我认同”民调,问卷设计往往魔鬼在于细节,分“中国人”、“台湾人”、“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等选择,刻意“放独”,制造撕裂。师承“俞氏民调”的“钟氏民调”则由2008年起制造“香港人”、“中国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等魔鬼问题,被学术界、政界批评毫不科学。

  “预设”民意 为美开路插手港选举

  图:港大民意的问卷问题是“假若明日举行行政长官选举,你有投票权,你会投票给曾荫权吗?”

  每逢香港有大型选举活动,与情报组织关系密切的美国NDI总是出手,配合金主需要的钟庭耀,亦会适时地制造相应“民调”里应外合。

  回归头十年,一份香港NDI委讬浸会大学做的“香港过渡期研究计划”报告,其中一项关于行政长官选举的报告,就引用了港大民意于2005年3月至2006年12月曾荫权的民调数据,港大民意的问卷问题是“假若明日举行行政长官选举,你有投票权,你会投票给曾荫权吗?”NDI报告引用港大所谓的民调数据,为梁家杰参选特首放风。2007年3月的行政长官选举,反对派果真派出梁家杰做代表挑战选举制度。

  数据或被美方内部使用

  《大公报》乱港档案解密系列曝光的郑宇硕电邮资料,NDI拨款7万7千元予民主动力举办的民调、论坛及专案研讨会,亦是围晓2016立法会选举,只是这份NDI插手修改及加入偏颇问题的民调结果,带出两个“预定”的民意“51.3%支持2020年全面取消功能组别”及“46.6%反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不改变2016年立法会选举办法”。这份民调后来没有公布,也许是作为美国人内部资料使用?

  “台湾民主基金会”到处播“独”

  钟庭耀拍档俞振华出任内政事务董事的“台湾民主基金会”TFD,是陈水扁任内成立的官方基金会,2003年起台湾“外交部”每年拨款1.5亿台币(折约港币3800万港元)予TFD,基金会主要工作是“推动台湾与‘世界各国’民主组织建立结盟关系”,以“推动民主”包装,实际向各地放“独”的台湾民主基金会,2016年12月台湾举行的研讨会,参加的学者有戴耀廷、钱志健、达赖的台湾代表瓦才仁,这场“港独”“台独”“区独”的交流会,资助机构正是“台湾民主基金会”。

  早前大公报刊出的乱港档案解密系列4,深入拆解郑宇硕任荣誉校长兼会董的华人民主书院,书院会董之一民进党的执委林佳龙表明台湾民主基金会是书院寻求的一大金主。

  索罗斯基金会渗透港大

  图:Thomas Kellogg曾是FCC寻求的“金主”之一。图为Thomas Kellogg与港大法律学者及其他法律学者交流

  曾被市民视作“播独”温床的港大,原来被美国政治组织渗入多年。去年3月《大公报》翻查DC Leaks网上公开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内部机密文件,独家披露“开放”基金会于2015年起活跃戴耀廷现职的港大法律学院、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CCPL以及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合办多个工作坊、“公民领袖计划”“人权奖学金”及环球学术研讨会等,索罗斯的资助机构又屡为戴耀廷出版书刊。

  恶名昭彰的索罗斯不用财技狙击,以他的“开放”基金会于东欧多国推动民主变天运动,触发当地经济体失衡,包括1990年起支持乌克兰的地区组织,对抗乌克兰政权;格鲁吉亚2003年爆发的“玫瑰革命”,2015年推行“马来西亚方案”等,“开放”亚洲区的Kellogg,则与港大法律系副院长傅华令有联系。日前《大公报》踢爆放“独”平台FCC的内部会议文件显示,开放社会基金会的Thomas Kellogg,曾是FCC寻求的“金主”之一。

  NDI是美颠覆外国工具

  美国国际民主研究所(NDI)成立于1983年,声称是一个独立的非牟利民间组织,它属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旗下,自1995年以来资助数以千万元款项予香港所谓“民主派”组织。这个NED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颠覆他国政权的白手套。2012年,NED拨款46万美元予旗下的NDI建设“门户网站”,推动香港学生参与普选。同年,戴耀廷主理的港大法律学院也得到NDI的资助,推出“港人讲普选”网上平台。

扫一扫,关注香港中原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
关键词阅读: 钟氏 美金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