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微博关注

安子:找一个安放灵魂的地方

安子开启了以绘画语言禅悟生活,以文学语言诠释禅意水墨的创作模式。

  生活禅画派创始人安子老师作品

  安子的作品被高剑父纪念馆收藏了。

  安子被人民艺术家网聘为艺术总监了。

  安子的新书《佛曰看茶》的续集《一画生香》就要出版了。

  安子的画展将在北京……

  这几天安子这个名子塞满了脑袋。我扒拉一下度娘,看到几个关于安子的讯息,一个是关于打工皇后叫安子的故事;一个是美食作家;还有一个是写字的。

  感觉告诉我这不是我要采访的安子。

  我继续扒拉度娘,关于《佛曰看茶》的信息真的是不少,只是知道作者是安子,只是知道这是一部安子给自己的禅意水墨画作配写的长篇小说。更多关于安子的信息没有。

  安子何许人也?

  据说安子是一个作家,一个画家,还是一个书法家。更关键的是安子创造了一个画派。这个画派叫—生活禅。

  有人对我说,你若热爱生活,你没读过《佛曰看茶》,你还不算真正理解生活;如果你是开茶社和茶店的你没有一幅安子的画作挂在店里,说明你对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罢了。

  我知道有一个这样的人,他叫龚清皋,四川人。在清末的时候,无论你的家业多大,无论你的官职多高,如果你没有一幅龚清皋的字画,用现在的话说你就outer了。

  难道,河南也要出一个这样的人物?

  在当今互联网高速发达的时代,网上竟然很少有安子的消息,这多少令我感到意外。也对别人口中的那个安子大打折扣。

  现在流行一句话,不要从别人口中去认识一个人。

  我相信。

  在没有去采访安子之前,我多少得做点功课吧。既然网上鲜少有安子的介绍,那就看一看《佛曰看茶》的连载,也不至于毫无准备吧。

  《佛曰看茶》在网上就连载了三十个章节。

  我不停地扒拉度娘也没能找出第三十一个章节。我只好拨通了安子的电话。我说,你这人咋是个这啊。安子说,咋了。我说,你怎么就在网上连载三十个章节呢?安子说,我连载完了,谁还买我的书?

  也对,这话绝对没有毛病。

  我说,能否送我一本?

  安子说,凭啥要送你?

  我知道,安子是我值得采访的了。不作任何准备也许就是最好的准备。

  看完《佛曰看茶》的前三十个章节,我已经对安子有了初步的认识,也有了初步的判断。九个汉字在心中汇聚——文人画、书卷气、有思想。

  我不明白,安子为何要给自己的画作配写一部长篇小说。虽然我给安子作了初步的判断,还是让度娘帮我了解了一下最佳的文人画的定义。我担心我会在人家面前变得无知。要知道,能写小说的人,特别是写现实题材的作家,哪一个不对生活有深刻的独到见解?哪一个对人性没有一针见血的判断?

  我见到了安子。

  安子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农民工,从他身上,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他是一个作家,一个画家,一个书法家的影子。

  我直接说出了我的看法,我以为安子会生气,没想到人家说,做个俗人没啥不好。

  我是在安子租住的地方见到安子的。

  在都市,不是特别关系好的朋友,一般是不让来家的。安子是个例外。这一点,让我感受到安子是一个真诚的人。

  我问安子为什么要画画。安子说,为了养家糊口。我说,可以有好多种比画画挣钱的职业你不选择。安子说,我喜欢写作。

  我说你的画为啥不叫花鸟画或者山水画什么什么的,为何非叫禅意水墨?安子说,画山水的有太多大家,画花鸟的也有太多大家,每一个大家,都是一座耸入云端的高山,我翻不过去。

  我说,我明白了,你这是投机取巧。安子说,还有一种表述方式叫智慧。

  我问安子对自己有何评价,安子说,我算不上君子,蛋绝对不是小人。

  我被安子的真诚和幽默逗笑了,我说,我不是问你这个。

  安子说,我明白了,告诉你吧,我不是一个有文化的人。

  这令我惊诧不已,人家竟然写出好多部长篇小说,竟然不认为自己是有文化的人。

  安子停顿一下说,但我是一个有学问的人。

  我一下子糊涂了。

  安子说,所谓学问,不是博学多才,而是一种主见,表达通透实用是也。

  是啊,好有道理。

  这采访真的没法进行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品茶。

  佛曰:予人玫瑰手留余香,我没有,只有一法号,同样可以撼山岳荡碧空,南无阿弥托佛。

  鱼儿问云天高还是水深,云曰天高。鱼曰,缘何日月星辰都在水中?风吹皱了一塘池水。

  一笺清愁如莲,随风摇曳,难道前世五百次回眸,只能换得一次擦肩而过?佛曰:看茶。

  竹影摇曳着风,吹灭了孤独的灯,月牙在杯中,知风可知风。

  起风了,喝杯茶暖暖时光。

  这雨天,一杯茶就能让心走到山野;这雨天,一杯茶就能让心安静,可是还有人在路上给雨添堵。

  鱼不知天高,鸟不知水深。品茶品的就是岁月的那份清闲。

  ……

  这都是安子书中绝美的句子。

  安子说,我卖的不是画,而是画面的语言。

  这个时候我知道了,安子的生活不怎么尽意,但人家的内心是强大的。他勇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他说要给自己的水墨画配写一个《知风》三部曲。他说,这三部曲分别叫做《佛曰看茶》、《一画生香》、《知风可之风》。

  《佛曰看茶》用第一人称完成,收录九十三幅画作。讲述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的故事,旨在阐述生活简单,就像品茶一样,端起放下而已。已于2016年出版。

  《一画生香》用第二人称完成,收录一百幅作品。是《佛曰看茶》的续集。计划2018年夏末秋初季节出版。

  《知风可知风》将用第三人称创作,是《知风可之风》的续集。计划2020年出版。

  安子开启了为自己画作配写系列长篇小说的先河。

  安子开启了以绘画语言禅悟生活,以文学语言诠释禅意水墨的创作模式。

  安子说,可以不信佛,但生活中不能没有禅意。他成为了“生活禅”画派的创始人。

  他唯一一次参加全国姓氏书画大赛,就获得了一等奖的殊荣!

  只有耐得住寂寞,才能有大成就。

  有人说民国之后无大家。黄永玉说,要出大家也在民间。有好几位在艺术领域比较尊敬的老师私下对我说,安子将来有成为大家的潜质,你可要多收藏点他的作品。

  收藏不收藏安子的作品不重要,起码我知道了,灵魂可以安放的地方。

  安子身上没有文人身上特有的酸腐气味,还蛮豪爽的,发我一些他作品的图片。我也不是多么自私的人,就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吧。记得他有一个公号,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就是“安子茶话”。

扫一扫,关注香港中原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
关键词阅读: 安子 书画 的新闻